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November, 2011

欣见蒋严学兄传来他主编的《走近形式语用学》书稿。虽然是电子版本,却也让我闻到了一股特别的书香。说它特别,是因为它透出的是浓郁的科学清香。

学术传统确实可能带有文化特色。特色之中,有长,有短。中国的语言研究,乃至人文学科传统,长在哪里?重视实证,爬梳考据,类比取喻,以例明理,学门师承,源远流长……如此诸端,均有可道。短在何处?或曰:形式,形式化。此语不虚。看看形式句法、形式语义、形式语用,数理语言学,这些讲究形式的学科领域的学者和成果在国内整个语言学界的比重,就不难看出端倪。

对待长短,取什么态度?大致有三。
一为扬长讳短,就如报端所载的荒坡刷漆,糊人哄己,殊不足道。
二为扬长避短,这是字面意义的敬而远之。对学术抱有敬畏之心,但觉得自己学术背景不适合从事此项,不如另行择山而攀。这种态度不失为诚实,作为学者个体,也无可厚非。
三为扬长补短。作为一个学术群体,一个大国的学界,自然不能提倡扬长讳短,但也不能人人只是扬长避短。必须要有人来扬长补短,才能成就学术的全面发展和辉煌。

语言学研究中的形式倾向,重要的不是形式化的表征,而是表征背后的科学追求,诸如可验证性、可重复性、可预测性、可证伪性等科学的共同追求。形式化的努力虽然不能保证做到这些,但确实是实现和检验这些属性的良好工具。我并不主张大家都来做形式研究,但中国的语言学研究,确实需要更多人来关注和重视形式倾向的研究。

谈起形式,最容易想到句法,其次是语义,至于此书所论的语用,似乎与形式隔阂最大。在一些人印象中,形式化分析最难处理的就是语用现象。大凡句法分析难以解决、语义解释难以贯通之时,就会抬出语用,指其中不甚了了之处,是由语用因素导致的。至于语用因素到底如何导致,便就此止步,不再深究。

其实,读读蒋严先生及其合作者们的众多著述,尤其是现在这本更加系统化的集体专著,不妨认为,形式语用学恰恰是不熟悉形式化的汉语同行们了解形式语言学的更好窗口。此说迹近怪论,却有几个重要依据。

其一,语用学是形式学派和功能学派争议最小的领域。在句法领域,形式学派和功能学派对句法是否具有自主性,看法截然对立,导致研究方法泾渭分明。在语义领域,真值条件语义学是否是分析人类语言的有效框架,形式派学者和认知派学者观点各异。而语用学关注的,就是句法和真值条件语义学所管不了的现象,那些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听话听声、锣鼓听音”的现象,对此,形式和功能学者的看法显著趋近。有些理论,在语用领域为形式和功能认知学者所共享,两个学派出现良性互动。例如,作为本书重要理论背景之一的关联理论,就是形式学者和功能认知学者都乐于吸收的理论。而被视为认知派重要学者的L. Talmy的著作,也成为本书的重要参考文献。像溯因推理、度量等级(梯度)这些源于语用学的概念,在形式和功能认知的研究中都有广泛采用。这样的景观,在句法和语义领域是很难看到的。因此,在语用领域,学派信念带来的干扰最少,这非常有利于大家客观地了解形式语用学的精髓。
其二,人类语言的语法差异显而易见,孕育于印欧语言的生成语法等形式派理论是否适合于其他语言,特别是是否适合于汉语,对此持疑者大有人在。这也成为一些人不关心形式句法发展的理由。但是,语用规则的差异,却具有显著的跨语言共性。像Grice的会话理论,新Grice理论,Austin的言语行为理论,关联理论等等,好像看不到对不同语言有不同的适合程度。即使对理论本身有质疑、有挑战,如本书所示,但也无关乎这些理论的语种适用度。这使我们相信,形式语用学的探讨,更少语种偏见,更具有普遍价值,也更容易为不同语种背景的学者所接受。
其三,很多人都注意到汉语句法即使有自主的部分也相对较少,句法深受语用规则的制约,使汉语成为形式语用学很好的用武之地。以往在汉语语法研究中语用学的介入还相对薄弱,因此发展空间很大,见效也可能很快。例如,沈家煊先生的众多有影响的论文中,就大量用到预设、会话蕴涵、会话的足量准则和适量准则、言语行为、回溯推理、度量等级(梯度)、行知言“三域”等等,这些概念,都是在语用学包括形式语用学中产生的概念。由此可见语用学这把好刀的威力。

本书主编蒋严先生早年负笈英伦,采得形式语义学和语用学的“真经”。任教香港高校后,多年来孜孜于语义语用研究,积极向国内读者普及语义语用的新知新论,同时努力将其与汉语问题的研究结合,以获得对汉语现象的新见。2005年我主编《语言学前沿与汉语研究》,邀蒋兄撰文,他所写的章节,就体现了这种学术追求。他和他的合作者在《走近形式语用学》这本煌煌大著中也延续了这种精神。从中,我们不但能看到对国际语用学最新理论的系统介绍和深度评述,而且能看到作者们以语用学理论对一些大家关注的汉语问题所提出的创见。例如,关于汉语名词组指称属性的更精细的分类,及由此导出的质疑“把”字宾语指称限制的新奇看法;对汉语各种疑问句的疑问程度的形式化测试;用梯度概念对“连”字句和“何况”句的深入研究,等等。这些,相信都会引起汉语学者的浓郁兴趣。自然,形式化的追求难免使有些章节读起来要加倍用心,但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不用多说,是国人都懂的民间智慧。在奉蒋兄之命为书作序之时,我希望这本有份量的好书如一把良种撒向语言学田园,能引来汉语学界、尤其是年轻学者学人对形式语用学更多的关注、热忱和耕耘,催生出语用学和相关汉语研究的更多奇葩鲜果。

2010年11月2日  于北京夕照寺街

Read Full Post »

The recent two decades are marked by the publications of large handbooks and companions in linguistics. Some are too expensive for individual purchase. All are good readings.

Here is a new one on semantics, by Mouton de Gryter, on the expensive end. The table of contents can be found here.

Cover

Read Full Post »

有道笔记

网易的有道笔记很好用。网上看到的值得记下的内容,都可以收进去,再加上记其他笔记:计划、备忘、日记,网上同步。可惜我的手机不行,无法同步。2007年的HTC,Vista不支持。收藏网站内容很简单,只要先在浏览器菜单条加上【收入有道笔记】的按钮,以后使用就方便了。

http://note.youdao.com/

Read Full Post »